《風雪夜歸人》劇名出自唐詩《逢雪宿芙蓉山主人》:“日暮蒼山遠,天寒白屋貧。柴門聞犬吠,風雪夜歸人。”編劇吳祖光化用了唐詩蒼茫、悠遠的意境,講述了在風雨飄搖的大時代背景下,圍繞在名伶魏蓮生周圍數個人物的的悲歡離合。魏蓮生經歷過早年走紅烈火烹油的繁華,也經歷過最終酒闌人散的落幕時分;而他和官僚蘇弘基的姨太太玉春之間的愛情故事,更是二人付出了生命代價的一闋悲歌。
    這部劇創作于1942年,中國正處于日寇侵略的鐵蹄之下,而當時所流行的文藝作品也大多是感應時代號召所作,但吳祖光卻在那樣一個轟轟烈烈的時代,寫出了這樣一部乍看上去有些“脫離時代”的愛情故事。但實際上,在《風雪夜歸人》中,愛情和戲夢不過是表面的浮華,抗爭和啟蒙的主題才是永恒的風骨。舞臺的繁華熱鬧、人生的蒼涼底蘊、愛情的無常與命運的變遷,吳祖光先生正是企圖借助一個濃墨重彩的愛情故事,來探討人生永恒的真諦,表現小人物的覺醒和他們對命運永恒的叩問。
    該劇曾于1944年首演于重慶,1948年被搬上電影銀幕,由吳祖光親自擔任導演。近幾十年中,還曾有評劇、粵劇與芭蕾舞劇等各種版本問世。2012年底國家大劇院集結了國內話劇界一流團隊,重排《風雪夜歸人》作為開幕運營五周年的院慶大戲,同時這也是大劇院制作的第一部現代經典劇目,甫一推出,好評如潮,各大主流媒體競相報道。2013年4月復排,同樣收獲好評無數。2014年5月《風雪夜歸人》應邀作為開幕演出亮相中韓戲劇節。10月,應臺北兩廳院之邀空降臺灣,連演四場創滿場佳績,收獲臺灣觀眾由衷的欣賞與不息的掌聲。2015年4月該劇又重回“誕生地”國家大劇院,經典重歸,風采依舊。而從今年6月18日開始,這段民國往事將再度重現于大劇院的舞臺上,為觀眾獻上一曲經典不朽的愛情悲歌。

    民國時期,一個風雪之夜,一個人踉踉蹌蹌地從坍塌的圍墻缺口走進富家蘇弘基的花園,手扶著一株枯萎了的海棠樹,似在找尋他過去留在這兒的影子。
    20年前,這座城市里出了一個出身貧寒的京劇男旦魏蓮生,不論是達官貴人、妙齡男女,甚至一般市民都被他的聲色所傾倒。他交往甚廣,常為窮苦的鄰居紓危濟困,頗受人們的敬慕。以走私鴉片起家的法院院長蘇弘基,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。他的四姨太玉春原是個煙花女子,后被蘇弘基贖出為妾。玉春懷著一顆爭取自由幸福的心,不甘整日過著囚籠般的富貴生活。她因學戲而結識了魏蓮生,向他傾訴了自己悲慘的身世,后趁蓮生到蘇府祝壽演出之前,將他請到自己的小樓上。他們二人過去的遭遇相近,又都淪為闊老們消愁解悶的玩意兒,失去做人尊嚴,因而由憐生愛,并商定私奔,走向自由。這時,蓮生從窗口摘下一枝海棠花送給了玉春。
    不料這一切都被由蓮生推薦給蘇家當管事的王新貴窺見,善于阿諛的小人竟忘恩負義將此事稟報了蘇弘基。當玉春按約出走之際,王新貴帶領幾名打手把玉春抓回,蓮生則被驅逐出境。二人依依話別,從此天各一方。20年后,蓮生拖著過早衰老的病體重回故土,但一切早已物是人非……

    看戲的人常要知道每一個戲演的是什么時代,什么地方的故事。
    我這個戲是在什么時代呢?是永無止境的人生的一個段落。
    那時代也許算剛剛過去了,也許還沒有完全過去,然而那時所發生的故事也許不免在將來重演,因為時代縱易,江山縱改,人性卻是常常不移的。

    話劇《風雪夜歸人》是一個真正的經典,是一部偉大的戲劇。導演《風雪夜歸人》是我三十年來的一個夢想,終于夢想成真了。
    夢想的實現好處是終于圓夢了,壞處是今后再也沒有這個夢了。而我是喜歡活在夢想中的……

  • 民國時期,一個風雪之夜,魏蓮生踉踉蹌蹌地走進富家蘇弘基的花園,似在找尋他過去留在這兒的影子

  • 20年前,這座城市里出了一個出身貧寒的京劇男旦魏蓮生(余少群飾),以演花旦紅極一時

  • 戲院后臺,蓮生(右 余少群飾)與蘇弘基的四姨太玉春(左 程莉莎飾)首次相遇

  • 蓮生(右 余少群飾)到蘇府祝壽演出,玉春(左 程莉莎飾)將他請到自己的小樓上

  • 玉春(右 程莉莎飾)向蓮生(左 余少群飾)傾訴了自己悲慘的身世,兩人由于相近的遭遇,由憐生愛

  • 蓮生(左 余少群飾)從窗口摘下一枝海棠花送給了玉春(右 程莉莎飾)

  • 蓮生家,蓮生與玉春相約私奔走向自由

  • 蓮生(左 余少群飾)和玉春(右 程莉莎飾)二人依依話別,從此天各一方

  • 劇終,蓮生(余少群飾)穿一襲紅衣,攜一把折扇,在雪地中踏歌起舞,他外化的精魂就此生生不息

  • 1/13
江苏7位数怎么看中奖